1周前 (12-08)  销售技巧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谢谢《销售与市场》邀请,使得我有机会和大家交流最近的研究心得。上午跟大家一起怀着激动的心情听了叶茂中老师演讲,我们要知道冲突,我们知道在现在的环境当中,做一个品牌,做一个广告太难了,我们觉得未来时代更容易一点,像当年只有中央电视台这一个主流渠道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不需要做复杂的思考,你只需要投入更多的钱,去占有这个渠道就可以了,所以有了标王,不需要创意。后来到百度时代同样的,话语权就在那一个渠道当中,只要花钱买这个竞价排名,好像也很容易做成一个大品牌。
  而在今天我们知道,社交媒体发达的时候,话语权是分散在大众手里,就像今天这个会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话筒的时候,彼此之间的话语,对方都是听不见的,所以叶老师告诉我们要去制造冲突,越大的冲突,才有可能被人注意到,才有可能花一个亿达到十个亿的效果。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处再一个复杂的竞争环境当中,企业经营是一个复杂的事,我们一方面要去找冲突,去制造冲突,没有冲突要去创造一个冲突,但另一方面我们会发现,我们已经处在一些莫名其妙了冲突当中,从大的方面中美冲突,让我们每一个企业活起来都很艰难。在企业生态内部,我们会发现我们跟顾客有冲突,我们想卖给他们,他们偏不要,我们和分销商、供应商、员工有冲突,我们会发现冲突无处不在,而且你跟资本也有冲突,你得先达到一个亿,才能做出十个亿效果,这一个亿有没有人给你?我们会发现其实处在各种冲突漩涡当中,我们要想办法化解规避一些冲突,然后才有从容状态去创造新的冲突。
  到底现在这样一个竞争状态中,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冲突情境下?我并不知道怎么化解这些冲突,我们后面还有9位大咖级专家来告诉大家怎么去解决这些冲突,我作为下午垫场的,来给大家汇报一下我怎么理解这些冲突的。
  1、新常态:告别高速增长时代。
  我们处在变化状态,我们处在各种冲突当中。首先我们感受到增长停滞了,加速度在不断的下降,领导告诉我们,现在进入新常态了,意味着原来高速增长时代没有了,我们现在要接受中速,未来是低速的增长。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我们要理解它,我个人有这样一个观点。原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增长?其实来源于我们讲了,改革开放,改革开放使得中国加盟了全球产业链,我们成了全球制造业的基地,这就是我们说的经济学中有一个规律在影响着,就是比较优势,产业向有比较优势地方流动,而中国有巨大的成本比较优势。所以,我们成了全球的制造工厂。
  这种全球加工转移规律使得我们过去的历史中高速成长的这样一个结果获得了有益支撑,但是这种规律在今天仍然在发挥作用所以我们看到的这种制造业开始去往东南亚、中亚、非洲回流,甚至于美国人说了我们还需要避免制造业空心化,要回到区域供应链上,要回流供应链。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一些产业在往外走,所以我碰到一个做服装的老板,他跟我说,白老师,你知道吗?十年前,我就是给阿玛尼加工一个裤子,那个时候十几年前一件加工费能赚到22块钱,料是它的,单是它的,加工费一捆能有十万单以上,今天你知道是多少价格吗?这种大单仍然有,越南人19块钱就有了,他说我没有生意了,都往外走了。那么阿玛尼会不能找我呢?他说会,仍然有越南人不会干的,但他愿意加工一件给我200、300,甚至更多,但是一捆只有500件,最多5000件,他说我的生产效益又起不来,单价看起来很可观,但是总体上我不赚钱。
  这也就是说我们其实习惯了原来的大量生产、低成本制造的模式,而在新的冲突当中,我们不知道怎么去化解这种冲突,所以,我们说最重要的今天要意识到这种冲突的底层原理,全球加工转移规律仍然在起作用。低成本变成了今天越南这样国家的优势,它必然要去往外走,返过来我们想一想,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不可能永远靠低成本制造去获得整个国家这么多人的幸福生活。那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跨过中等收入陷阱,那就只有一种方式。
  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历史像日本、韩国、新加坡走过道路是一样的,我们必须从微笑曲线两端向市场端转移建立品牌,向技术端转移,发展自己原材料核心零部件能力,我们要向先进制造业转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有非常多的机会,我们要从过去的依赖成本优势向未来的依赖技术优势上去发展,如果。我们能理解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就知道了,我们必须去发挥人才优势,而不是原来的劳动力优势,这是我们必须要闯的一关,所以这两年流行一个词,叫新旧动能转换,旧的动能就是我们的成本优势,而新的就是我们要寻找技术和品牌优势。
  那就意味着我们一定要改变自己经营逻辑。
  2、跨国中等收入陷阱。
  在历史上过去六七十年发展,我们发现像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是全球所有的落后国家的愿望,真正实现的只有11个国家以及我们台湾两个地区,只有这13个经济体实现了,这里面有两类,一类就是日本、韩国、新加坡,完成了产业结构转型,另一类是资源禀赋,就像我们说的希腊尽管经济条件不好,当年希腊经济危机的时候,我正在希腊,那时候和他们的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得益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blog.deale.cn/12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