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29)  行业新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2017年,一种仿佛冰火拉锯的焦灼,在中国的涂料企业里散发着一种叫紧迫和茫然感觉,并且还将蔓延整个2018年。这种焦灼来自中国政府想要“绿水青山”的国计民生的转变,也来自涂料企业想过要“金山银山”的市场算盘。但所有的“转变”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因设计环保督查,被关停的涂料企业大小超过千余家。如何帮助中国涂料企业完成环保化的转型,似乎埋下了一个难题,同时也压下了一座金山。

  对于精通市场的涂料企业来说,“营销”似乎并不是一个太难的问题。这场“转型”的关键归根到底依旧是“制造”——如何让生产和制造都符合环保政策,这考验的是涂料企业们的研发技术实力。做为精细化学的一个重要分支,涂料产品的迭代,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原材料产品的创新与进步。譬如人之有骨骼,这其中树脂产品起到极其重要的主体作用。对于湛新来说,这样的局面是有其积极影响的。湛新树脂有限公司液态树脂和添加剂亚洲区研发总监戴顺安先生在接受联众涂料网采访时指出:中国作为全球涂料产量最大的国家其发展晴雨表的示范作用愈发显著。而对未来的中国涂料市场的竞争态势,戴顺安则强调了“技术”与“本地化”的决定性作用。

  想要追赶超越欧美,技术是关键

  如果以近年来政府主推的“油转水”来窥视中国环保化的进程,那么中国涂料到底处在什么水平?戴顺安形容为“补课期”。

  以水性化为例,中国与欧美市场的技术差距在越来越小。据戴顺安介绍:在中国,集装箱涂料和汽车漆走在最前沿,也是发展最快。我们不仅实现了集装箱全部水性化涂装,同时,汽车原漆的中涂与底漆也实现了50%以上水性涂料。水性的工业木器漆以每年超过100%的增速发展。此外,从2016至2017年的市场反馈来看,能最先完成标准化涂装的工程机械和轨道交通将是下一个水性化的市场重点。

  “相较欧美,中国环保政策起步偏晚,造成了历史环保的欠账。如今到了高关注时期,我们有很多课要补,需要高效的产品升级来解决。”从戴顺安看来,在中国发展的一些国际型涂料企业在水性的技术储备上相对充分。但国内中小企业还需更多的技术支持。

  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国民族品牌的汽车制造业在发展,打破了传统大型外资涂料供应商对水性汽车原厂漆的垄断。国内企业也开始进入,特别是新能源汽车涂料。“这释放了市场在有序竞争下良好信号。”在戴顺安看来“在更加注重精细化及细分领域的以‘水性化’为代表的工业涂料市场,中型涂料企业在产品迭代中表现得更加灵活积极。” 同时他也认为,在涂料行业这次环保化的转型中切忌忽视中小涂料企业生存能力。对市场做出快速的反映,并获得专业技术支持是涂料企业的存亡关键。

  早在2016年政府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控,主要目标是调控产出的规模、结构、布局和效益。这就意味着对整个中国涂料行业来说,不仅要在“环保”的大旗下调升级产品,遵守市场决定性作用,还要注重政策效益和调控质量的原则。

  以建筑涂料为代表的民用涂料市场,是最先完成环保化的领域。但对于应用场景更加复杂、技术性能要求更加高的工业涂料领域来说,尽管高固、粉末、UV以及近两年非常火爆的“水性化”来说,如何将环保化与市场化有效的结合起来在技术上来说依然需要不断摸索和磨合。“对于我们湛新来说,从技术研发的角度来看,我们有很好的树脂及配套的助剂产品来帮助我们的客户,但工业漆的应用分类非常的复杂、客户遇到的实际情况也不尽相同,需要我们离客户更近一些。另外,市场变化很快,也要求我们解决方案更快一些。”戴顺安强调,研发的动力来自于市场的需求。溶剂型涂料仍然占有很大份额,而替代溶剂型涂料做到环保,就要在材料方案上考虑可接受的成本、相同的性能以及较宽的施工窗口,这也是目前湛新这类材料企业研发的主要方向。

  更专业的市场 更本地化的服务

  其实从中国近十年的涂料市场发展,不难看出市场的发展路径有点像畅销财经书《世界是平的》描述一样,众多跨国公司不甘寂寞,纷纷涌进国门开疆拓土。对于湛新这样进入中国开始本土生产已有二十余年的外资企业们来说,他们更是希望从中国这个最大的市场找到新一轮的发展机会。然而,许多原材料类外资企业在中国不多久就遭遇了水土不服。

  拿技术支持来说,技术支持是一个结合产品应用基础上,运用研发部门的产品研究成果和创新,为下游的涂料企业提供涂料产品性能解决方案、配方系统优化的整体服务。中国的涂料企业们会随着政策压力及消费升级,来完成产品“环保化”的迭代变换。在这个过程中给原材料企业留出的市场机会窗口就是除了竞争力的产品外,快速帮助客户解决应用开发问题的综合能力。而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变成涂料企业的“技术顾问”,要变成他们的“朋友”,并且富有人情味。中国企业行为中的诸多感性色彩常常让接受市场经济多方洗礼的外企们的客观理性变得无所适从。并且外企引以为傲的国外技术储备与严谨的技术反馈流程却在中国市场面临诸多挑战。

  2016年,湛新集团与纽佩斯工业集团合并成为“新”湛新,这个湛新到底“新不新”还要从它在中国的创新来说起。归根到底就是看它如何在产品到技术上更加“本地化”。戴顺安更是进一步的希望:“我们希望国内的研发不仅更中国化,而且我们正输出国内的研发成果到欧美,拥有引领全球的技术和产品。”

  事实上,从第一代广泛运用于汽车修补漆超快干体系的Setalux 1276、Setalux 2606,到第二代能解决高固与慢干的问题以及开放时间与外观问题的快干体系也正在推出,未来将被扩展到工程机械涂料、船舶与防护涂料等领域。而这些诞生于中国市场的技术和产品也都在湛新其它国家地区生产和销售。此外,更加符合中国化需求,并具有更高性价比的环氧乳液及环氧固化剂也会在2018年推出市场。

  了解客户,才能服务好客户。“我们深入走访了很多中国本土的中小涂料企业,一个最明显的变化是,他们都开始注重对技术的投入,拥有高水准的实验室和测试设备。”身为湛新亚洲区树脂和添加剂研发总监,戴顺安更是看到了中国本土涂料企业在这股环保转型潮下的快速成长:“要赶上客户的发展节奏,我们在倒逼自己,如何利用国外的技术贮备来通过我们中国的研发系统快速的服务我们的客户。我们协助客户共同的开发产品,加速。我们能做到从客户的需求到产品的定制生产到应用只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这是以前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但如今我们实现了。” 将客户需求变成产品方案的速度变得快一些,再快一些。这意味着湛新从树脂产品的研发合成、应用开发、技术服务的模式要最大化的实现本土化管理。据联众涂料网了解,未来湛新的新产品系数将实现30%的持续增长。常熟工厂将扩产水性醇酸树脂、水性丙烯酸树脂、水性PUD等产能。至2020年,常熟工厂的产能将扩大一倍。

  正是这种扎根本土、谋求长远发展的姿态,对提升湛新的技术影响力、扩大再生产产生了积极作用。目前,湛新在华共有上海、常熟、苏州、佛山四个工厂。中国是湛新的战略发展重点,是除了欧洲以外最大的市场,除了对现有工厂进行扩产以外,湛新仍然继续积极在华寻求其他的投资机会。

  我们在讨论新的形势下外企如何融入中国涂料市场的问题,以及有着优秀技术背景的外资材料企业如何帮助中国涂料企业转型这一话题时,之所以将湛新做为第一个观察的对象,是因为湛新的特殊性。

  而湛新确实也有这样的“家底”:2016年,湛新集团与纽佩斯工业集团合并,这是两家在工业漆树脂领域拥有各自优势的企业。水性环氧、水性PUD、助剂以及UV和粉末是湛新从氰特就开始攒的家底。而纽佩斯的优势凸显于水性1K自交联、2K、高固含、以及生物基HPO和超快干、低VOC的Acure产品与技术。在这样的强强联合之下,新的湛新成为工业涂料树脂的全球的领先供应商,能为工业涂料制造商提供一站式的技术支持。在政策倒逼涂料企业转型潮下,湛新无异在技术导向的背景下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驱动元素。

  在下一个商业阶段里,时间已成为终极战场。不管是对于中国涂料企业的上下游,还是外企与本地企业的竞争。所有的商业红利都是得益于市场的需求与政策的导向。对于中国未来的涂料产业来说,“更环保”不仅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未来,也是一条必由之路。我们对湛新本地化的探讨,对市场的理解其实是相同的。更是希望在中国的涂料产业的转型期,帮助中国涂料企业参考更多的全球经验,以获滋养,终成大器。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得益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blog.deale.cn/6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