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23)  销售技巧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长生生物——这家很多人之前并不了解的上市公司,近两日在网络上引发了网友的愤怒。
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告称,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飞行检查中,发现其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记录造假等行为。
没过几天,长生生物被报出了更大的“前科”。其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竟然也存在问题。

毛利高于茅台,业绩超速增长……“假疫苗”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

关系生命安全的疫苗一再出问题,舆论对于长生生物的质疑声浪越来越高。

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的长生生物市值蒸发近百亿,15年前低价出售国企的往事也被挖出。

在一家企业的疫苗“造假”事件仍在发酵,更多疫苗企业的过往也被挖出。

25万支问题疫苗销到山东,被罚344万

长生生物7月19日晚公告,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因是该公司生产的百白破经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检验结果“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

图据网络

吉林省药监局认为,长春长生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禁止生产、销售劣药”的规定,并于2017年10月27日立案调查。

对此,吉林省药监局对长春长生给予行政处罚:

没收库存的剩余“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186 支、没收违法所得85.88万元。同时,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万元,罚没款总计344.29万元。长生生物公告称,目前公司百白破生产车间已停产。

据了解,百白破是长春长生在售的6种疫苗产品之一。该疫苗主要适用3个月至6周岁儿童,基础免疫共3针,用于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等。

根据长生生物的公告,在被查之前该批次约25万支疫苗几乎已全部销售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这也引起了担忧。

毛利高于茅台,业绩超速增长……“假疫苗”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

疫苗事件发酵中的长生生物,也发出了业绩调整公告。7月20日,长生生物表示,由于受到狂犬疫苗事件影响,预计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收入7.4亿元。

这也影响了长生生物的股价表现。自7月16日以来长生生物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股价跌去40.94%,市值蒸发了97.89亿元,如今最新市值为141亿元。

毛利高于茅台,业绩超速增长……“假疫苗”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

实际上,在狂犬疫苗造假事件出来后,多家持仓公募基金已提前下调长生生物估值,估值主要下调为16.11元和14.5元,对应4个跌停和5个跌停。

针对长生生物近期出现的问题,深交所第一时间采取了系列监管措施,电话问询、连续两次向长生生物发出关注函,并20日启动对长生生物及相关当事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程序。

深交所20日晚间表示,经对长生生物信息披露情况进行全面梳理、核查,初步发现长生生物未及时披露被有关机关调查的信息、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嫌违反《股票上市规则》《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相关规定。

卖疫苗有多赚钱?长生生物毛利率高过茅台

据《新京报》报道,当前A股52家以疫苗为主营产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销售毛利率平均数高于50%。

这一水平已经超过A股大部分行业。

在疫苗行业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分别为长生生物、康泰生物、长春高新、双鹭药业、四环生物、安科生物、沃森生物、生物股份、康恩贝、广济药业,对应销售毛利率分别为为91.59%、91.07%、89.37%、85.24%、81.69%、81.00%、78.21%、76.14%、75.26%、69.24%。

此次因狂犬疫苗“造假”涉事的主角长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康泰生物和长春高新紧随其后。

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三家的销售毛利率均保持在60%以上,并在近三年里逐年上升。2018年一季度,贵州茅台销售毛利率为91.31%,低于长生生物。

上述疫苗企业中的几家巨头均曾陷入疫苗安全舆论危机。

除了长生生物此次疫苗生产记录造假外,2013年,康泰生物曾卷入婴儿接种乙肝疫苗致死事件;2016年的山东疫苗案中,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9家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的药品批发企业中,沃森生物的子公司赫然在列。

2016山东疫苗案平息后,疫苗公司业绩超速增长

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疫苗行业公司业绩增长明显。

以几家代表性企业为例:

2017年,长生生物疫苗销售达到15.39亿元,同比增长51.67%;康泰生物2017年疫苗的营业收入达到11.59亿元,同比增长113.07%,长春高新营收41.02亿,增长41.58%。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疫苗企业的高增长与2016年的山东疫苗事件有关。

2016年3月,山东警方破获一起案值5.7亿元的非法疫苗案,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涉案疫苗含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

该事件引起了人用疫苗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社会公众对国内疫苗行业不信任,整个疫苗市场受到巨大冲击,案发后,全国疫苗市场销售陷入“冷却期”。

同年4月25日,国务院重新修订了《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条例对疫苗的销售、存储和流通做出了新要求,引导疫苗生产行业走向规范化。

受该事件影响,当年,上述疫苗企业的业绩遭到重创。以智飞生物为例,2016年公司总营收为4.46亿元,其中自主疫苗产品的营收为4.11亿元,同比下滑-11.73%,代理疫苗产品的营收为294万元,同比下滑-98.24%。

研发投入低于同行

2017年长生生物财报显示,公司全年营业收入达到15.53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52.60%;净利润为5.66亿元,同比增长33.28%。财报中提到,长生生物的主营业务即为人用疫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在售产品中包括近日被爆不合格的冻干人用狂犬疫苗和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

而公司在2017年用于疫苗研发的投入却远低于同行业其他企业。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研发人员仅增加3人,由2016年的150人增加到153人。而研发投入资金为1.2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87%,2016年的研发投入更是只有4333.60万元。

毛利高于茅台,业绩超速增长……“假疫苗”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

而2016年、2017年,沃森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11亿元和3.33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2.61%和49.87%;康泰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为0.63亿元和1.19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1.47%、10.27%,均远高于长生生物的研发占比。

财报显示,长生生物第一大股东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其持有1.76亿股,占比18.10%,截至财报发布时,其有280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的15.89%,质权人为厦门旭程事业有限公司。而在疫苗丑闻爆发后,7月20日,高俊芳所持长生生物的全部被质押股份解除质押,目前不存在质押股份的情况。

长生生物第二大股东为公司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张洺豪,其为高俊芳之子。持有1.74亿股公司股票,持股比例为17.88%。而高俊芳的丈夫张有奎也为公司副总经理,占有公司657.94万股股份。

长生生物曾是国有企业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2003年12月,长春高新决定全部转让所持长春长生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股权受让方之一是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春长生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高俊芳。而彼时长生生物业绩优秀,因此过低的转让价格引起普遍质疑,最终,长春高新以2.7元/股的价格在2004年4月将长生生物转让

高俊芳低价接手国资曾遭质疑

长生生物的前身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长春高新旗下的一家国企,创立于1992年。

2015年12月,长生生物100%股权作价55亿元借壳黄海机械上市(黄海机械更为长生生物,长春长生成为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当时就连比尔盖茨旗下的盖茨基金会,都出资1亿元提前精准潜伏黄海机械,大赚一笔之后悄然走人)。

现年64岁的高俊芳自1994年起一直担任长春长生的总经理,现为长生生物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持股18.18%,和持股17.88%的张洺豪、持股0.68%的张友奎为一致行动人,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而张洺豪担任长生生物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和高俊芳为母子关系。根据《胡润百富榜2017》,高俊芳家族以51亿身家位列第820位。

不过,高俊芳在获得长生生物控制权过程中却饱受争议。

2003年,长春高新决定卖掉长春长生。出售的对象为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

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当时担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太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据新京报报道,2001年长春长生实现净利润1005万元,2002年净利润2634万元,2003年1-10月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551万元,净利润1147.5万元。由于长春长生的盈利能力,市场对于每股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03年12月9日,一家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还给长春高新董事长发了一封函,表示愿意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

同一天,该公司还给吉林省政府的一位主要领导打了一份报告,称“此前,我公司曾多次就长春长生股份转让及本公司受让上述股份之意向长春高新致函。其间,我们的报价均高于其他方报价,但从未得到过公平竞争的机会。目前,我公司已给长春高新报价3元/股,高出其他方协议收购价,但我公司仍没有得到介入的机会。”

质疑声中,2004年长春高新将长春长生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不过转让最终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

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春长生。至此,长春长生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掌控。

疫苗“三巨头”曾是长生生物股东

据《新京报》报道,被称为康泰生物“掌舵人”的杜伟民出生于1963年,一个江西贫困山区的农民家庭。他1984年考入江西省卫生学校检验专业,1987年被分配至江西防疫站从事环境检验工作,并在当年考入江西教育学院化学系,脱产本科学习,毕业后又回到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工作。

1995年,杜伟民人生发生了一场重大变化:他结束了7年多的防疫站生涯,于1995年2月“下海”到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销售经理。

而根据长生生物财报,1994年,高俊芳刚刚担任了长春长生总经理,两人就此有了交集。

杜伟民在长生生物销售经理的职位上一干就是6年。2001年,杜伟民的人生开始从员工到股东的第二次转变。

工商信息显示,2001年杜伟民回到老家江西,成为了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江西办事处法人。同年3月,杜伟民与韩刚君联合创办广州市盟源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盟源)。其中,杜伟民是法人,韩刚军是参股,双方各占股50%。

2001年9月18日,长生所与广州盟源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长生所将其持有的长生实业 0.68%的股权以 43.79 万元对价转让给广州盟源。

可以看出此次转让的股权并不多,但杜伟民和韩刚军就此拥有了长生生物的股权。

江苏延申IPO报告书显示,韩刚军1962年出生,曾任开封市龙亭区卫生防疫站医师、副站长,开封瑞禾生物制品公司董事长。与杜伟民共同的防疫站生涯或许是他熟悉疫苗销售的原因。

不过,相比杜伟民,韩刚军的手笔更大。根据《黄海机械: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5和2016年度盈利预测审核报告》,2001年9月18日,长生所与韩刚君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长生所将其持有的长生实业30%的股权以1932万元对价转让给韩刚君。

至此,高俊芳、韩刚军和杜伟民均成为了长生生物的股东。而从长生生物中走出的这三个人,此后分别成为了国内狂犬病和水痘疫苗、流感疫苗、乙肝疫苗的领军人物。

杜伟民与韩刚军最为成功的创业当属江苏延申。根据资料,江苏延申的实际控制人是杜伟民与韩刚军。

2006年在我国刚开始对流感疫苗实施批签发制度时,江苏延申就拿下了流感疫苗的批文。2006年,流感疫苗批签发360万人份,在国内生产企业中排名第一。

2007年,江苏延申筹备国内上市,但遭到发审会拒绝。

2009年5月,杜伟民辞去了江苏延申的职务,同时转让了股份,套现2亿元。巧合的是,在杜伟民刚走的2010年,江苏延申就被查出有五批产品涉嫌造假,公司从此一蹶不振。目前,江苏延申已经更名为江苏全益,韩刚军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杜伟民则在2008年在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从而成为了康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20多年前的乙肝疫苗

值得一提的是,在20多年前的中国,乙肝疫苗非常稀缺。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深圳康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预可行性报告 (项目建议书)》显示,1992年6月,深圳广信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深圳广信”)拟与国家原材料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原投资”)及香港广信实业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香港广信”)各出三分之一的资金合作组建深圳康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承办从美国引进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生产技术和设备。

深圳广信和香港广信同属于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深圳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由于香港广信当时的注册地属于境外,故新组建的康泰生物为合资企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产乙肝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基本处于空白状态,美国默克公司研制的重组酵母菌被视为符合我国要求的乙肝疫苗。

1988年,经原卫生部批准,由该部统一领导引进美国默克公司的这一乙肝疫苗技术,并在北京、深圳各建一条年产2000万支针剂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生产线,其中深圳的这条生产线由深圳广信承建,1992年康泰生物的设立就是为了继续完成项目建设。由此来看,康泰生物的发起成立承载着乙肝疫苗国产化的重任。

在技术和设备引进方面,康泰生物的进口对象是美国默克公司。受让的技术主要包括重组酵母种子批、疫苗制造操作细则、疫苗质量控制程序、仪器设备及原材料清单等;引进的主要生产设备包括发酵培养罐、细菌破坏器吸附层析系统、疏水层析系统、凝胶过滤系统、除菌过滤器、超过滤装置和疫苗稀释罐等。

在康泰生物的股权构成方面,上述三家公司各占三分之一的股份,公司的注册资本为3900万元,投资总额与注册资本差额由合资各方按投资比例筹措转贷给康泰生物。

此后,康泰生物的股权发生了多次变动。

2008年8月,杜伟民进场。而在2011年,对杜伟民等康泰生物的股东而言,是忙碌的一年。股权转让似乎成了2011年康泰生物股东们最热衷的事情。

从2011年4月18日起,未到一个月时间,全盘吸纳康泰生物股权的瑞源达开始向自然人和机构转卖康泰生物的股权。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获取的数十个股权转让协议书粗略统计,这一年瑞源达共向12个自然人、5个机构转让了其所有的康泰生物不到20%的股份,进账高达3.25亿元。瑞源达出售给自然人的每股价格为1.72元,出售给机构的则高达12元、15元每股不等。

瑞源达在收购深圳康泰时,有现金支出的仅有受让国投高科所持27.45%股权花去的1.67亿元 (标价)、受让上海华瑞和交大昂立所持股权共计1.17亿元。由此来看,瑞源达通过出售康泰生物近20%股权,还产生了约4100万元盈余。

截至目前,杜伟民个人及其控制的瑞源达仍共持有康泰生物2.62亿股。如按此前,瑞源达转让给上述12个自然人每股1.72元的作价来计算,瑞源达及杜伟民手上所持有的的股份2.62亿股的价值亦高达4.5亿元;若按向上述5个机构出售的每股12元作价计算,其持股价值达31亿;以15元计算,其持股价值达39.3亿元。

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苏丹

美编:大熙

毛利高于茅台,业绩超速增长……“假疫苗”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

商务合作

TEL:0371-63906191

微信:851967786

杂志订阅电话

TEL:0371-63906800

投稿邮箱

4884537@qq.com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得益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blog.deale.cn/73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